开讲啦许诚毅演讲稿:怪物史瑞克之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5
  • 来源:阅读网

  开讲啦许诚毅演讲稿:怪物史瑞克之父

  大家好,首先不好意思,因为我是香港出生的,所以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好,然后希望你们听得懂就包容一下,好吧?谢谢。

  首先我想说的就是,真的很感谢中国的观众,因为我们做《捉妖记》的时候,真的没有想过反应会这么好,然后现在我代表整个团队所有对《捉妖记》努力过的同事跟大家说一声谢谢。

  2013年的2月,我就来北京。那个时候,我们就开始进组了,那个时候我很兴奋,做了二十几年的动画,终于头一次拍真人电影,就变成像一个小学生一样,因为很多东西我都不懂。副导演会问我:“导演这场戏,就一页纸的这场戏,你看要拍多久?”然后那个时候我在想,要是这是动画片的话,这场戏我们要动画大概要做一个月,然后拍真人的话打个折,我就跟他说三天吧,然后他就说:“导演,这场戏也要拍三天啊?我们怎么办?“我说:“三天不是很短吗?”他说:“三天一点都不短。”然后现在我有经验了,我现在就知道,这一场戏应该四个小时就应该拍完了,就不应该三天的,但那个时候我没有经验。所以,那时我真的在一边做一边学。开头的时候他们觉得,很多东西不知道怎么拍,因为很多时候是一个演员,然后那些妖现场是没有的,或者是现场就找一个乒乓球、找一个小东西在那边,但慢慢就整个剧组(就熟练了),好像我们的摄影师,他们开头的时候就像我们现在这里的摄影师就正常地在拍,但后来他们拍《捉妖记》是这样拍的——他们会帮这些妖怪配音,虽然他们看不到妖怪,但是他们可以想象“这个雪妖在这里跑过来跳下来……”。所以后来是整个剧组对这些妖都很有感情的。

  2013年的年底的时候,我们杀青了。杀青之后,我们开始做特效,做特效做到大概百分之七十左右的时候,《捉妖记》就因为我们其中一个演员的问题,那个时候就不知道电影的方向,什么时候可以上映?我们听到的就是电影是没有影响的,电影是可以继续上的,所以后来我就把这些东西、特效继续做。到十月的时候,我们本来有一个发布会在上海,但我们突然接到通告说我们的电影不可以上,我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,感觉快要上了的时候,突然说这个电影不可以上。在三里屯,我经过就看到一个海报的地方,就换了一个新的电影海报,那时候我就(心想),这个电影可以上了,但我的电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上,最重要就是我觉得因为很多人付出太多了,最担心就是大家努力做出来的东西没有机会给所有人看。

  随后,江老板做了一个决定——重拍《捉妖记》。我第一个反应就是,我们之前搭的景都没了、都烧了,然后之前的道具也没了,衣服也不知道放到哪里了,这些东西都要重新再做,但是我觉得很幸运,因为后来我们几乎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回来重拍《捉妖记》,白百何也拍了两遍,她没有怨言,我问她:“百何,你为什么可以比第一次演得更好?”她就说:“导演,我是专业演员啊,过了一年我会进步的。“但其实真的就是因为她很用心,她看到整个团队很同心地去做这个事情的时候。你们知道哪一部分是重拍的吗?你们看到井柏然就是重拍的了。他头一天来的时候没有演员跟他对戏,就是他自己一个人在跟空气演。那个时候井宝就问:“导演,这是什么电影啊?为什么也没有场景,也没有演员,就我自己一个人坐在这边,对着空气。”比如说你一个镜头看到井柏然,然后另外一个镜头是没有井柏然,另外这一边的白百何可能是一年前的。我觉得我也对不起他的,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时间很紧张,就每一天要拍很多东西,有的镜头拍了四十几遍我才过,但井宝也很努力地跟我们配合,他也没有怨言。大概一个多星期之后他慢慢就进入状态了,就突然那一天早上他演戏的时候,我在屏幕上看他的表演,就觉得他完全变成戏里面的那个人了。那天我跟他说:“井宝,你是宋天荫了。”

  虽然拍第二遍的时候很辛苦,时间也很紧张,但真的就是大家都很努力,也很开心。我拍电影,我拍实拍电影真的是头一次,所以很多东西都是跟他们去学的,我觉得你有心的话,是可以学到老的,我觉得,一边学的时候,你会变得越来越觉得年轻,所以我也可以看起来也年轻,所以有机会多学,好吗。

  其实做动画是这样的,比如我喜欢做动画,因为动画是很神奇的,你画了一些东西,你把它同时间给人家看的时候,这些东西就动起来,就感觉有生命了。大概在念大学的时候,头一次碰到动画,但没有想过这个可以赚钱的。所以毕业之后,我也是跟很多人一样,去广告公司做设计。后来有一个机会,老师的一个朋友来了香港,开一个小小的动画公司,去到这个公司之后,我看到人家在画动画就觉得,这个是应该我来的地方。那是1985年,三十年前,所以我做动画做了三十年了。

  毕业之后,其实我的老师是很想我做包装设计,介绍我去一个公司去应聘,那我就很兴奋地就把我所有的作品带过去给人家看,过了两天我问我老师:“怎么样?我应聘这个公司他们会请我吗?”因为我那个时候觉得,我的东西做得不错,然后老师就跟我说:“那个公司打电话过来问,你为什么介绍一个小朋友来来我们公司。”所以那个公司就没有聘我。你看我现在年纪都一把了,还是这个样子,我二十岁的时候,就真的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孩。

  后来美国的这个公司,他们说对我有兴趣因为他们看过我的作品,要我飞过去美国跟他们聊。当然我就紧张,因为首先我英文说得不好,还有另外就是我觉得,你喜欢我的作品,但你看到我真人的时候,可能就觉得,你这个人为什么这样?但去到那边跟他们聊完之后,他觉得这个人真的就对动画有热忱,然后他们后来就给我机会,就去美国工作。

  到美国工作也不容易,因为我英文说得不好,开头的时候我在公司里面不敢走来走去,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。因为一出去走路的时候,碰到同事就要聊天,然后聊天一说英文我就很怕,然后他们说到一些东西,很好笑的时候,他们笑,我通常都是比他们慢两秒,因为我听不懂,但听不懂我也希望就是自己在那个环境里面,跟他们融在一起,所以他们笑,我也会装着懂地笑。我记得有一次,在做电影《小蚁雄兵》,我画了故事板,把很多情节的东西都画出来,给老板看的时候,就要说英文嘛,就是解释每一张图它们在做什么。我说到几张图之后,老板就跟我说:“停!”当时我记得有大概四十个同事坐在那边,在听我说,然后老板说停,然后我就停下来就问老板:“怎么了?”老板就说:“Raman(拉曼),刚刚你说的东西,我一句都听不懂。”然后那个时候,我就重复再说一遍了,但他还是说:“不好意思,我真的听不懂。”就那个时候,我就整张脸都红了,因为那个时候就不知道怎么办,四十多个同事在看我的东西,但老板听不懂。后来当时《小蚁雄兵》的导演他就过来帮我,把我没有说完的东西说完了,我就站在旁边听,但那个时候心里面就想:哎呀,完蛋了,就是我做的东西可以,我可以画,我可以把动画做好,但是我不懂得把这些东西讲好。后来公司就跟我说:“Raman(拉曼),其实你做的东西很好,只是你的英文不够好,你介不介意,就是我们找一个老师把你的英文学习好?”我说:“当然不介意了,谁付钱啊?”“当然公司付钱啊。”“那更不介意了。”学习了之后,过了大概两三年吧,同一个老板有一天突然就跟我说:“Raman(拉曼),你的英文为什么说得这么好了,《怪物史莱克》在好莱坞有一个发布会,就Hollywood Foreign Press(好莱坞外国记者会),那天想你去演讲。”我说:“可以吗?”“可以啊,你的英文可以了。”

  对,其实刚刚我说的东西,跟动画都很有关系,因为做动画也是一样,就是你不可以说一步就登天的,你真的要慢慢把东西做出来,观众也看得出你是不是用心去把这些东西,很细的东西放进里面,这个是很重要的。好像最近因为电影已经做完了,我也不需要再看动画镜头了,有的时候也会想胡巴,之前忙得要命的动画师也会问我:“导演,有没有新的胡巴的动画可以做?”因为他们也想胡巴。所以对于我们来说,胡巴是活的,就真的就是有生命的,但可能你会说我们傻,但就是因为我们傻所以才(www.lz13.cn)可以做到好像《捉妖记》这样的电影。做每一样东西都是,你要真的对它有感情才可以做得好。我也希望你们在将来工作的时候,找一些你们有感情、你们有热情去做的东西,我觉得会做得越来越好的。所以其实最重要就是,要有情。

  • 开讲啦郑智演讲稿: 我有一个未完成的梦想
  • 开讲啦贝克汉姆演讲稿:离场,不散场
  • 开讲啦姚明演讲稿:体育可以改变世界
分页:123
精彩推荐:励志 | 开讲啦许诚毅演讲稿:怪物史瑞克之父来源于:http://www.chply.com/xsphb/198882.html